达摩书院

【最新更新】   

我的認識和反省

陳文能

  各位道友大家好。我是陳文能。我剛才下課時碰到侯老師跟她說:「黃博士在他的文章上講他十個缺點實在寫得非常好,非常深入,我等一下講反省時會借用他的話,因我沒啥準備省點事。」侯老師說:「你不能這樣的。」但現在要跟侯 老師說聲抱歉,我還是得說到黃博士說的十個缺失(詳文請看黃博士所寫新春禪修報告原文,在此不復贅述。)我並非在誇黃博士,而是他所說十個缺點,說句非常慚愧的話我是點滴在心頭!我全有!且比他犯的還濃厚!這十個缺點猶如說我自己。

    我前些時候也讀一個學佛者的基本信念對普賢行願品也曾有三個問題。

一、禮敬諸佛。對過去佛、現在佛我的禮敬沒問題;但對未來佛(如鳳櫻道友說的)就有罣礙了,為何?未來佛從初發心開始,到未成佛前的妙覺菩薩都是未來佛。你如果碰到初發心的大魔王、大阿修羅王、大惡鬼王,他們發出的惡習氣威力,遠遠走過來,還沒到自己前面,自己都嚇跑了,還跟他頂禮?前世與自己有非善因緣的眾生,其所發出的聲音、動作、習氣等,自己也會非常討厭,也頂禮不下去!

二、懺悔業障(請看普賢行願品懺悔業障全文)。難道普賢等大菩薩還需要懺悔業障?

三、如何是普皆迴向功德(請看普賢行願品普皆迴向全文)?

    以下是我的理解想法:

一、禮敬諸佛。正是對自己的我慢我執的捨棄;不能心裡毫無罣礙的禮敬未來佛,正是自己的我慢、差別心、無明起作用,不能一切眾生平等,不能歸到平等性智。

二、懺悔業障。想到其它佛經說未成佛前尚有無數微細無明所知障;鳥窠禪師對白居易說:「諸惡莫做,眾善奉行。三歲小孩都知道,八十老翁行不得。」釋迦牟尼佛所示現,未成佛前多年苦行,每修一法門成功後,認為並未去掉煩惱,『知非即捨』。輕輕四字不知幾人做到?我自己到底做到幾分呢?自己習氣捨棄幾分呢?答案:零!

三、普皆迴向。說到這個就讓人覺得很難,感覺有點沉重。普賢行願品從最初的禮敬諸佛到最後普皆迴向一個比一個難,看了南太老師的解釋(一個學佛者的基本信念),想到個笑話:

    「以前有個員外平時也熱善好施,有許多人有跟他借錢,他想最近天旱災,這些人估計也還不起錢,不如把這些借據想個法子燒了吧。於是他把這些人招集起來跟他們說:你們一人說句誇我的話,我滿意了就把你們的借據燒了。於是一人說一句,他陸續把借據給燒了,輪到最後一人,員外說:「你欠我最多最久,你要說啥好話誇我?我聽你說。」那欠最多的人想了半天,說:「下輩子我當你爸爸!」員外氣炸了罵他,那窮人說:「不是佔你便宜,是我下輩子年輕時生下你,然後拼命工作,讓你討個好老婆,讓你考上做高官,留了大筆財富給你後,我立即往生了。」員外大喜即燒了他的借據。

普賢行願品普皆迴向,當然不是剛說的笑話那樣,那是真正大無畏、真無我的大佈施,站在同體大悲,無緣大慈立願的。如果將這十大行願以圍個圓圈方式一條一條列出來,會發現迴向是緊扣著禮敬諸佛。我做大膽的理解,從某方面說,是否最後的即最初的(因禮敬和迴向都在捨棄我執、我慢、恐怖、不安等)。

另一方面,說不能禮敬諸佛是否自己學佛沒過關,不牢靠,猶如水上浮油一樣,一小小浪波過來,就無影無蹤呢?當然佛法並非要我們一步到位,立即做到像普賢菩薩、釋迦牟尼佛的果位那樣。做不到向初發心魔王頂禮,但不是還有方便法,可向佛、向神像頂禮嗎?然後再慢慢擴大。

還有老師說的有誠敬心、做事盡心負責、敬人、敬物、敬天、敬地也是。

還有禮敬諸佛,稱嘆如來也並不該鄉愿的只說好話,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皆凡夫修起,難免有自己沒看到自己缺失時候,道友間應互相提醒。如昨天煮菜時,我在打雞蛋,蛋殼丟到廚餘桶底時,很大聲。我急著做事沒注意,丟兩三次, 鳳櫻道友即出聲制止我,事雖小(此處非在誇某人,而是陳列一事件)鳳櫻道友是對的,道友間應互相提醒的,我想這應更符合禮敬諸佛、稱嘆如來的精神。

    接下來要報告的是遲交的作業。十多年前唯識學會剛成立時,老師要大家寫篇文章報告,我沒報告,老師知道後把我痛罵一頓。

沒報告原因是我當時想到老師說修行百法明門論很重要,尤其其中的二十四不相應行法。我看了百法明門論,當看到二十四不相應行法時(得、命根…),所謂不相應行即不被第六意識思惟心所掌握,如:得。你想要健康平安財富幸福等,十有七八不能得到。不相應行法第一個是「得」,二是「命根」。但沒有「失」唉;我要健康不一定能健康,所以得為不相應行。那我不想失去健康也不一定不失去健康,失不也是不相應行的一法嗎?過去的祖師大德們,應非忽略,他們為何不把失列入不相應行之中呢?於是就鑽牛角尖,東看這部經,西看那部解說找答案。隔很多天沒找到,到了討論會前兩天,累了,看般若心經:『觀自在菩薩,行身般若波羅密多時…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捏槃。』噢!原來佛法要人無所得(不是斷滅論、虛無主義,有困難逃避,或什麼也不想不做)才能轉煩惱,進入佛所說的常、樂、我、淨。

南太老師說的:「得。得個什麼?」既然無得,那又有個甚麼失呢?

值得注意的是,得之後才是命根,也就是說,眾生是因為抓(貪與執著)才會投胎的。眾生最大的失去是生命死亡,人都知道自己終究會死。但有意思的是,就死亡這件事來說,出生後即死和活一百年才死、自己自然老死、生病死、別人害你而死,在客觀因素雖不同,但就死亡的本身和本質並無不同。但人就是害怕死,,自然老死不會起瞋恨心,但別人害死自己則會有瞋恨心。我想這就是人的根本大問題。但凡眾生不是抓世間法,就是抓出世法(要修行)。如此說來,人的一生,很難做到心安理得。

那次,我因為來不及寫報告,打算用口頭報告。開討論會當天由於時間未到,便先跟兩位道友討論起來,那兩位道友不認同我的看法,我想開會的人數少,既如此,那就不說了。這是我的不對,不論我的理解對不對,當時我應該說的。

    所謂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羅漢、菩薩十地、等妙二覺、佛果位,我的理解是:透過三十七菩提道品、六波羅密等,審視自己轉了多少煩惱、所知障,對佛法的理解,相信和做到多少的自我批判,不是修到哪個果位,供人尊敬禮拜。

     近來我們早課時誦金剛經,唸到「以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行一切善法」,跟老師報告今後我就抓住這句修下去吧,但不知具體方法如何?老師問:「你這不是虛無主義吧?」我說:「不是。」老師很不高興,罵:「跟我三十多年,還不知具體方法,你搞什麼?你說行一切善、做好事,誰要你做好事,誰需要你為他做好事?誰要你天天去買菜煮飯?跟我三十多年什麼都沒學到,只是越來越會辯論!」

雖如此,但我還是跟各位報告,我還是賴皮的抓住以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行一切善法為準則。其實金剛經行一切善法後,還有句「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但我還是個凡夫,這句就不提了,做多少是多少。其實連以無我相、無人相、無壽者相、無眾生相,行一切善法,如老師說的跟他三十多年,還沒具體方向,這幾句我也沒資格提的,但我很自私,為了今後少點煩惱,只好抓住這句。

   學佛是轉自己煩惱、所知障,與客觀人、事、物,雖相干卻又不太相干的,也就是說:別人誇獎、辱罵甚至打殺自己,與我要了解自己,轉煩惱、所知障有什麼相干呢?別跑掉,盡可能莫忘初心。

     說來慚愧以上籠籠統統,既沒系統又沒方向,就算某些方面說對了,我也沒做到,佔用大家時間跟大家說聲抱歉!愧對佛、菩薩、老師、諸位道友!

   (以下所說並未在禪堂上報告,只是有感而發。)除夕那天老師全家來農場跟我們一起過年,半夜十一點半(很冷)老師坐在藤椅上要大家準備供品鞭炮。我忽然覺得,這情景很像金剛經開始的「如是我聞…洗足已,敷座而坐。」我並非在誇老師或說老師已成佛果位。我跟老師三十多年,這三十多年來的艱辛困苦,我是知道的,雖然老師常說他一身病痛,說我這裡是南老師和諸佛菩薩在上頭玩,不是我張尚德在玩。我要說的是:如果沒有悲心、行願、功夫、無著、無事的心,這多年來經歷農場、兩岸、世界的大小事,如老師說我吃的苦沒他萬分之一,一般眾生是撐不過來的,更別說九十多歲還能在冷得要死的半夜要大家上供品祭天祭祖。

如經典說的眾生病、眾生煩惱、眾生苦,故菩薩病、菩薩煩惱、菩薩苦。我認為各位佛菩薩的行跡不同,但祂們的慈悲喜捨、行願、無著、無事的心並無不同。

  

尚德讀後:

已讀。

 

二零二三年二月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前塵往事,來者可追

劉鳳櫻

   追隨老師三十年,日子總在忙忙碌碌、蹉跎歲月中度過,從來沒有認真好好檢視過自己在學佛的路上,真信佛和真學佛了嗎﹖自己的身口意究竟清淨了多少﹖堅固的貪嗔癡三毒動搖否﹖老師所教導的經典和教誨又吸收了多少呢﹖……種種問題浮在腦海,這就好比過年家中的大掃除,清了一個角落,才發現原來處處皆藏污納垢。認真檢討起來,對於自己的過失,常常煩惱惡法當頭,清淨善法無寄,真的是無顏面對。

懺 悔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

從身語意之所造,如今我悉皆懺悔」

頂禮十方諸佛、頂禮張公尙德吾師、頂禮一切十方大眾

懺悔罪過:

一、無知自大、自以為是:常常用自我的角度看人事物,不能容納與自己認知和習性不同的人、事、物,常處在分別、執著、妄想、是非的二元對立泥淖中,既困擾自己也使得他人「這個、那個」,恩恩怨怨、有與沒有、錯綜複雜、不得解脫。世俗艱難,從未想到,一旦學佛,比不學佛,更難上加難。曾經有位法師說:在家很苦,不知做了和尚更苦。

二、自我膨脹、與道相違:跟著老師學佛做事,雖然腦袋身手比較靈活了,加深了瞭解人世與歷史的變化,卻也增添了世智辯聰,業力與習氣依然,真是奈何自己不得。實在是看得破、忍不過,想得到、做不來。

三、不受教,不知長進:跟隨老師多年,確實煩惱減輕一些,但得少為足,陷於安逸的生活,未能認真學習,侷限在自己狹隘的視野和一知半解的知識與習氣中。

四、對人、對事不夠恭謹,常常忙中出錯,怠慢於人。

五、沒有慈悲心,不能苦人所苦,替他人設想。

六、不能任勞更不能任怨,忙累了,脾氣很大,而且借題發揮。

七、平日沒有在止、觀上下功夫,六根逐六塵,隨境起舞。

八、口業不淨。常常非時而食,吃了不該吃的食物,應該說的話不說,不應該說的話卻常說,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而不自知。

九、為人孤僻、不能合群。

十、個性急躁沒耐性,不認真聽別人說話的用意,卻一直要表達自己的意志,強迫別人接受,未能徹底了解意志原來是盲目的。實際上自己硬也硬不起來,要軟也軟不成。

 

我對老師禪法的認識與心得

一、老師的禪是﹕學生對的也是錯的,老師錯的也是對的;學生錯的肯定是錯,老師錯的卻更對,利用這個方式打掉學生的我執與分別。

依我的理解,這不就是深化禪門大師的德山棒與臨濟喝接引人的手法。有說「見過於師,方堪傳授」,如此要把人打得赤裸裸的,不但沒有人接受,真能了解的也沒有幾人。

說起來輕鬆,要做到不容易,除非平日在五停心觀上任何一項下過功夫,否則很難過關,(五停心觀是指不淨觀、慈悲觀、因緣觀、數息和界分別觀五者。)正如《大乘起信論》提到的「一念不覺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煩惱無限擴大。

二、老師的禪是最高的自由主義。

  達摩祖師西來,要找一個不騙的人,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又說:「個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禪門的自由主義也者,是在絕對道德又超越道德上,自己對自己負責,做個不騙的人。其實,凡夫一生多半是騙自己、騙別人、被別人騙而不自覺,騙的程度實在是跟自己的認知有關。

  老師說人類認知的成長程序是:感覺→感性→知性→理性→直觀→宗教→道學→禪。一般不自覺的凡夫總是停留在感覺的層次中。

   老師說:人一投胎,十月出生後,七坐八爬九站,然後慢慢陷進到語言、分別、執著中,而實際在認知與身心的欲念上,仍停留在懷胎和出生七個月中,在無記中、赤裸裸被保護的過日子,無知的接受他人的寵愛與照顧,即使長大成人了,仍一生依然故態未改,希求寵愛撫慰,永遠為長不大的嬰兒,而自己「汎愛眾而親仁」的大愛完全出不來,無從在智慧上站起來,能無我、無法、忘我的為苦難的眾生服務。人的可悲就在這個地方。

   我真體認到: 人要不騙自己,真誠很重要。中庸【第二十二章】 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叁矣。【第二十五章】: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是故君子誠之為貴。」。

   人唯有真誠的面對自己,徹底打掉、超越自己的貪嗔癡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三、老師的禪不可說,常隨著外在人事物的變化給予指導。

   孔子的教學因材施教、有教無類,禪則是仙珠走盤、以空應空、清淨圓明、了不可得。對於同樣的事,不同的時空、不同的人,也許會有不同的教育方法。禪門接引眾生方法萬千,授受結果往往不同。我發現所謂對和錯原來都不是一個固定的概念和標準。

重點是:事件的發生;我們領悟了甚麼﹖無需去爭執對錯。當下我們的心是清明還是煩惱,是烏雲罩頂還是慈悲喜捨。

   心佛眾生本自一體,能否修持到如觀世音菩薩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和光同塵在一合相中,自己的內在時時與外在打成一片。真能做到「見有契悲、知空為智」,那就是佛的起用了。

以上說了很多,更應了解的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說似一物即不得也。又說方便法門也未必是絕對對的,《圓覺經》一開始就說「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

四、老師的禪落實在生活中。

   老師把老舊的農舍,建設成莊嚴古典的達摩書院;把別人廢棄不敢用的鬼屋,當作閉關休息的道場;在我家客房一角找到他吐納調息的秘密基地、、、、、。

   坐車時,他在做工夫,並不時的關照著車上每個人的身心;失眠時,他說剛好念佛;溪邊的石頭、大木頭、淘汰的庭園磚,都成為他建築或取暖的禪門用器。

  他說禪和所有的道理都是一樣的,對人事物要知時、知量,不多一點也不少一點。他教我炒菜、種菜、生火、、、都不能打馬虎。炒菜要注意火候、佐料和量的掌控,甚至還要依人出菜,有人嗜甜、有人喜辣,同一個餐桌,需要照顧到每個人的需要,我很笨,多年後,我才了解到餐桌就是我的道場,原來任何時與地都是道場,方寸之間,即是佛地。

   老師教我燒柴生火時,說木柴之間要留空,火才會燒著,人的心也要空,才會生出智慧。並說:

   真正的發心,無我無法的為眾生服務是真念佛。

五、老師的禪,活活潑潑。

老師帶我們看海,學習海的寬容、深厚與博大、看天空雲彩的剎那變化,有如生命的無常,學習不要執著。唱蔣捷的詞《虞美人》說明人生階段的無奈、吟李後主的詞悲嘆人生的無常、誦孔尚任的《哀江南》了解歷史一代的興衰、詠八指頭陀的禪詩等等,提升自己解脫生命情懷的境界。他要我們愛護植物,接觸大自然,去體會一花一世界,一葉ㄧ菩提」、「青青翠竹,盡是法身;鬱鬱黃花,無非般若」的道理。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 道通為一。

六、老師常在病痛中轉危為安,不可思議。

  這幾年來,老師身體欠安,多次進出醫院,甚至好幾回瀕臨死亡,而再度重生,真是不可思議。記得三年前,老師照胸腔x光,支氣管上有兩個黑點,且癌瘤指數CEA超過了正常值,當時所有接觸過的醫師都判讀應該是初級的癌症。於是,進一步安排了支氣管鏡的檢查,檢查當天,師母和我陪伴,當老師被推進檢查室時,我們心中擔心不已,不一會兒工夫,老師被推出診間,檢查的醫師說:沒有看見甚麼東西。但同時,老師說在做支氣管鏡時,他很不適應,檢查很快結束。

於是,我的高興轉為擔憂和疑惑,到底是怎麼回事﹖直到主治醫師查房,真相大白,支氣管裡真的沒有東西。

七、老師在生活中慈悲喜捨,親力親為,做為表率。

  幾年來,陪著老師進出醫院,不管是門診還是住院,老師總是忘了自己的病情,把病房當道場,遇到機會就會跟醫師或護理師提到佛法,碰到對佛法有興趣的人,便傾囊相授,談到忘我。他還說在住院期間,雖人在病中,仍在光明的智慧、智慧的光明中,雖然我在病房陪伴,也不覺得特別累,甚至有時睡眠極少多日,也能安然無事。每次出院時,總是要我包紅包給打掃的清潔人員,過年了,去理髮時,也故意施小惠給理髮小姐,讓她歡喜。老師教會我同體大悲,隨緣布施的道理。

八、老師的行願與悲心不打折扣。 

  老師早年遵循南太老師的囑咐,往返大陸東西南北做文化交流多年,為大陸改革開放做義工;在湘潭建立了道南書院,並協助貴州大學成立中國文化書院。近年來,雖已到耋耄之年,拄著拐杖、甚至坐著輪椅也要上講堂上課。幾年前,心律一度曾經跳到120130多,眼見道南書院的禪七就要到了,去大陸的飛機票早已訂好,心率仍遲遲不能穩定,他仍義無反顧的勇往直前、、、、。現在年過九十,一身的病痛,仍心心念念的忙於道場的工作,他對於培育人才的悲願,遠遠大於愛護自己的生命,這也就是為甚麼當年生龍活虎、臥虎藏龍的一代禪師,到現在成為百病纏身的長者的原因。菩薩應世、慈悲喜捨、為法忘軀,令人感動、讚嘆、敬佩與學習。

 

感恩與期許

有道友師兄很謙虛,每逢書院遇到我就跟我道謝,謝謝我照顧老師的辛勞。弟子服侍老師是應該的,況且老師年紀大了,作為弟子的更應該主動關心與細心照料他的生活,這是做人的基本態度和道義,更何況是道門的師生授受。

老師說學禪要ㄧ等的身體、ㄧ等的善良、ㄧ等的吃苦、ㄧ等的修養、ㄧ等的學問。感恩老師多年的慈悲教誨,ㄧ直在照顧我,對於駑鈍無知的我,從沒放棄。他說他可憐我,以前我不理解,後來我懂了:

凡夫不反省怎麼知道自己的可憐。

凡夫的生命在六道輪迴中起起落落,用自己的無知和貪嗔癡與別人的貪嗔癡糾纏,構成層層無盡的煩惱和糾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釋迦牟尼佛說:眾生實至為可憐憫者,真是千古箴言。

今年新春禪修雖然只有三天時間,我覺得非常殊勝圓滿,因為參加的道友都在反省自己。我希望在此次徹底自我反省中,找回當年學佛的誠敬與初心,遵循老師與佛菩薩的教誨,一步一腳印的隨時踏實,努力學習。能做到實際理地不著一塵,萬行門中不捨一法,當下承擔、為真佛子弟。    

回首前塵往事

希望來者可追

  期待自己成為更好的自己,虔誠的感恩一切。

 

尚德讀後: 

我非禪師,要在學禪,

禪無可學,無學之學,

一念回機,此即為禪。

 

二零二三年一月三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達摩書院新春禪修

致道友

張尚德

這次禪修的重點在道友反省自己,幾十年來,學佛的各類經驗、目的與過程,以及困難種種在哪裡?黃高証博士今天做了報告,對自己的反省與檢討,很是落實。

達摩大師來中國,祂的目的是找不騙的人。凡夫都是騙自己、騙別人、被別人騙。

特供各位道友參閱。

高証博士反省報告如下:

 

新春禪修報告

黃高証

此次禪修老師要我們每位檢討自己在達摩書院這些年來的修學檢討與未來方向。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各人。」禪是以儒家、道家各類學養為基礎,入佛又超越之。我是個笨學生,跟張老師學禪多年,連影子都沒踩到。在這條習禪之路,一無是處。我的反省是:

一、因假說我法

我們經歷的所有情境,其實是各種訊號的視覺或聽覺等等的暫留,相似相續,並非永恆不變的。眾生的生老病死,都是在成住壞的變化中空掉,流注生,流注滅,所以是假像。像雖不永恆,但由於它的相似相續性,讓人執著為真,以致終生忙碌於名聞、利養、權力、飲食、男女、知識、長壽、人際關係,這八項都與情緒互相牽扯。付出一生的努力,最後兩手空空離世,唯有業帶身。付出的是那樣地多,而所能帶走的竟是那樣地少。這是因為不歸到常住真心,便把人事物當做一個對象,業火相續,虛耗精神。所以唯識說:「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轉。」

 

二、修學檢討

1由於經歷的苦難不多,自愧不能苦人所苦,還給人增添很多的麻煩。不知道自己的渺小,所知所識,如海中的一點泡沫,既不夠精進,且放逸有餘,得過且過。不能以無我的智慧,主敬立極、以身作則。

2在人事物上起分別與猜疑,施恩唯恐人忘,有過不欲人知。不覺自讚毀他,調侃當幽默。說實話傷害人,說假話欺騙人,不說話不理人,人事不是太過就是不及,沒有柔軟的慈悲心,也無法殺伐決斷。

3雖觀空、無相、無願,在堅固妄想中,仍有作意,落入有為。不知自性本身,不多一點也不少一點,本自具足,非空非有,並沒有一個空,也沒有一個體。

4學儒家沒有做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學道家不能上善若水、和光同塵,學佛家不能身心無漏、捨己救人,學禪不能苦樂平懷、見過於師。活在自己有限的慣性思維中,容易自滿自大且借題發揮,這一切皆由於我的自卑和自以為是。

5有時熱情不起來,有時卻幫了倒忙。因為自己不理人,所以人家不理我。自己看不起人,人家也看不起我。由於自己的負面情緒,所以招引來更多負面的情境。貪時如餓鬼,瞋時似羅剎。因因果果,果果因因。

6深覺生命無常,希望以後往生淨土,卻不知本來沒有生死,往生或中陰皆是經歷影像的轉換。若一念回機,超越無常,便沒有生也沒有滅,何處不是淨土?何時不是淨土?

7為了人天果報而行布施,故有施者,有受者,有施物,沒法做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其次,能容而不能忍,住於法而行忍辱,不能做到天地兩忘,以空應空,無所住而生其心。

8見聞覺知,浮念游轉,以先入為主的預設立場,認為有法可修,有識可轉,以有所得之心,求無所得之果,不知佛沒有說一個字。即使千佛現前,自己如果不証心念本空,仍是抽刀斷水水長流,徒勞勤苦。

9以為有眾生可度,有佛果可成,不知道度人其實是度己。度盡一切眾生,實無眾生可度者。沒有深刻體會心佛眾生三者平等無別,眾生原就具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而且,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全部虛妄不實。

10以為有個「我」在幫人,以為有個「我」在學佛,感覺高人一等,遂生生世世抓住這個「我」不放,不能即有即空、即空即有。又以為先在理上解悟,然後在事上慢慢求證,不知理在事中,事在理中,理事本來不二。

 

三、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

唯識學不講創造,只講相應。有什麼樣的種子,就會相應到什麼樣的人事物。一切都是自心現量,循業發現,所以怨天尤人也沒用,還得先改變自己,而不是先改變別人。

原因是,人只要在你我他裡面打轉,就有「得」與「失」、「是」與「非」的對立,在是是非非中,最明顯的表現是,小隨煩惱(忿、恨、惱、覆、誑、諂、憍、害、嫉、慳)的應運而起。這是因為自己的注意力沉浸在人事物的二元性中,失去正念,如此正是中隨煩惱(無慚、無愧)的反應。其背後的動力則是無時無刻的大隨煩惱(不信、懈怠、放逸、昏沉、散亂、掉舉、失正念、不正知)。在大隨煩惱還沒發動之前,生命本身與生俱來的貪瞋癡慢疑惡見已經把人捆得密不透風,因為只要有我,就有能覺察與被覺察的對比,便離不開與生俱來的煩惱。這正是為什麼人性之惡會如影隨形。看得破,忍不過。講得到,做不來。在「我」的框架下,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就像新冠病毒一樣,一傳十,十傳百。因此,我執如不捨,百懺失其功。

     

四、同體大悲

前面說到你我他的世界都是假的,幫助別人時抓住有個「我」,也是假的,主觀客觀全都了不可得。

究實說來,整個宇宙萬象,都是夢幻泡影,剎那生滅,沒有不變的屬性。我們只是在這個幻境內,以自我為中心,攀附形形色色的人事物。

另一方面,一切存在都是互相依存,如果不去分別、計較,我們便會和法界相契應。因此,無分別時,我們所接觸到的一切存在,既是它們自己,也是我們的延伸,自他不二,沒有獨立的客觀對象,也沒有一個主觀的我。這便是以圓照法界,取代自我中心,那麼整個時空環境都是內心現量,此中有彼,彼中有此,這便是在生命共同體中的同體大悲,在同體大悲中的生命共同體也。

結論:

想解脫自在,反省很重要。自省,是為了進入更深的覺察。 自心有什麼種子,就相應到什麼經歷。小我越想越氣,法界不生不滅。心量越開闊,境界越圓滿。用小我的眼界來看,世間都是是非。用法界的廣度起觀,本自圓成,重重無盡。

感恩 張公尚德老師,感謝各位道友,珍惜所有的緣份。

 

附語

有心之過,無心之錯,年逾半百難一是。

出世如空,入世如夢,言勝於行猶為非。

 

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學佛與反省

徐國楨

  我的毛病是比較嗔,散亂在無明中。此生有幸聽聞老師所教導的理上的經典,從楞嚴、楞伽、禮記、老子、唯識學、指月錄、般若等經典,也隨老師到過湖南湘潭、廣東、西安、山東、上海。在事上從蓋房子種菜整理環境中,歷經各種逆境、順境的磨練。不過。很是慚愧,蹉跎歲月,時光飛逝三十寒暑。驚覺世事無常,在紛紛擾擾相、人我恩怨中。不知法無我、人無我,平等對待,心不能時時攝念,隨念漂流。所以對經典也不能夠細心體會,返照自己的身心。以至於力量、智慧不夠。

   返觀自己的嗔心,與我慢有關,要外在人事物聽自己的,反之則嗔,心不和平,不調和,分別心太強,沒耐心,只接受對自已態度好(功利心),不能放下身段,看不起自己,沒信心,自卑,苦沒受夠,沒經歷夠艱苦,所以不能苦人所苦,不能誠懇恭敬,太自我為中心,不能平等對待。貪、嗔、癡、慢、疑、惡見。忿、恨、惱、覆、誑、 諂、憍、害、嫉、慳、無慚、無愧、不 信、懈怠、放逸、惛沈、掉舉、失念、 不正知、散亂。唯有念念覺,知非即離、發四宏願、否則無有出期。

  如實習氣改了、才會慢慢落實歸到善十一、信、精進、慚、愧無貪、無瞋、無癡、輕安、不放逸、行捨、不害。如諸大菩薩一樣,有智慧力量,在常寂光中,有大願力,自覺覺他,落實在慈悲喜捨中,不再愚癡造惡業,没完沒了,在六道中輪迴。

   感恩禮拜 十方三世一切佛菩薩。

感恩吾師張公尚德忍辱負重,三十寒暑教導,慚愧無以回報。        

      

尚德讀後:

不在語言,在行動。

 

二零二三年二月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學佛在方法上的關鍵究竟在哪裡?

張尚德

答:

不執著。

不執著很難,因為要無念。

除非生來是白痴,人一生都在是非善惡、真假對錯、有與沒有、你對我不對、我對你不對的念頭中搞一生。要無念,很難。

無念,要無心。心一動,念頭就來了。念頭將起未起之際,要特別提醒自己,絕對在認識和功夫上,超越眼耳鼻舌身意的根根。

如何超越呢?

答:兩層。

一、在面對任何內在和外在人事物時,要不沾不取,練習在超然無物中無相,在無相中超然物外,也就是無我無法不著相。

二、歸到自己本來的寂然清淨,用修養的功夫,照應著一切一切:

本來無事

本來清淨

一切湛然

如此如此

 

附僧肇大師說的兩段話,供大家參考:

一、本無、實相、法性、性空、緣會,一義耳。何則?一切諸法,緣會而生。緣會而生,則未生無有,緣離則滅。如其真有,有則無滅。以此而推,故知雖今現有,有而性常自空。性常自空,故謂之性空。性空故,故曰法性。法性如是,故曰實相。實相自無,非推之使無,故名本無。言不有不無者,不如有見常見之有,邪見斷見之無耳。若以有為有,則以無為無。夫不存無以觀法者,可謂識法實相矣。雖觀有而無所取相,然則法相為無相之相,聖人之心為住無所住矣。

二、三災彌綸而行業湛然。信其言也。何者?果不俱因,因因而果。因因而果,因不昔滅;果不俱因,因不來今。不滅不來,則不遷之致明矣!復何惑於去留,踟蹰於動靜之間哉?然則乾坤倒覆,無謂不靜;洪流滔天,無謂其動。苟能契神於即物,斯不遠而可知矣!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張尚德老師

禪  詩

 

 

音頻播放1

 

音頻播放2

 

音頻播放3

 

音頻文字

一雨郊原草木柔,田夫含笑入城遊,

使君福澤真殊勝,淺水今行自在舟。

 

浙江原是水為鄉,雪浪如山接海長,

幾度乘潮弄明月,棹歌催夢落錢塘(頌錢塘江潮)

 

寒鴉旅雁莫高飛,半落平沙半翠微,

最好湖山看不盡,洞庭船載夕陽歸。

 

遊戲何妨幻亦真,莫將魔佛強疏親,

心源自有靈珠在,洗盡人間萬斛塵。

 

萬事都歸寂滅場,青山空惹白雲忙,

霜鐘搖落溪山月,唯有梅花冷自香(八指頭陀自述)

 

秋風葉落亂為堆,掃盡還來千百回,

一笑罷休閒處坐,任它著地自成灰。

 

欲海情波似酒濃,醒時翻笑醉時儂,

莫將粒粒菩提子,化做相思紅豆紅。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爲探看。

 

流水悠悠,原本不回頭,又是花開時候,你可知道,我不再等候,我們本來常相守。

 

 

 

 

------------------